“90后”機長的春運心愿

來源:太原晚報 2020-01-18 11:07:25


1月15日17時40分,航班 MU5400 在太原機場準點落地,29歲的太原小伙張駿完成了今年春運的又一趟飛行。他是東航山西分公司目前最年輕的機長。2020年春運,將是他職業生涯中最為難忘的時光,因為這是他第一次以“機長”身份獨立帶組參加春運飛行。他說:“把每一位乘客平安送到目的地,讓千家萬戶幸福團圓,共度佳節,是我春運中最大的心愿。”

“年輕”機長咋煉成

1.73米的個子,笑容謙和,眼神清澈。這是記者初次見到張駿時的印象。

他是年輕的“90后”,愛好慢跑,私下里也玩微信、愛自拍。他的言談中,有著超出年齡的沉穩和篤定,也顯現出對自己職業的喜愛。

“What’s your dream? (你的夢想是什么?)I want to be a pilot. (我想成為一名機長。)”談及為何從事飛行這個職業,他說:“父母的工作均與民航無關,干這一行,是從小的夢想。記得小學時,英語老師讓班里每位同學說出自己的夢想,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,長大以后要成為一名飛行員,駕駛飛機,翱翔于祖國的藍天!”說起當年的夢想,他的臉上依然是童真的笑容。

太原十五中畢業后,張駿如愿考入了中國民用航空飛行學院,離夢想更近了。

“有不少人問過我:為啥這么年輕就當上機長了?”張駿告訴記者,在接受機長重任之前,要經歷初始學員、觀察員、副駕駛、正駕駛的身份轉變,至少要飛滿2700個小時,400個起落,最后才能成為一名機長。這個過程中,夢想支撐,個人努力,加之幸運,每一步都沒耽誤,每次考核都成功“晉級”,才完成各個環節的“無縫銜接”。

因此,早在2018年10月份,張駿就順利拿到了“航線機長執照”,具備了機長資質,去年終于擔任了機長。迄今,他已累計飛行5700個小時、1380個起落。

當機長壓力山大

一架波音737-800,上億元的“身價”,可搭載170多名旅客,背后又是170多個家庭。飛機及機上所有人的安全,是機長最大的責任。

在一次航班任務中,張駿當時還是副駕駛,從太原飛昆明。9000米的高空巡航時,駕駛艙突然報警,顯示右后方艙門未關閉。這種情況,好比一個氣球露了個小洞,在一點點漏氣,飛機面臨危險。機長很沉著,立刻要求對照檢查表,緊急處置!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該檢查的都查了,但儀表顯示危險仍在!

“奇怪?哪里出了問題?”機長趕緊又與客艙聯系,讓乘務員仔細檢查一下艙門。乘務員反復觸碰艙門,結果報警信號竟然消失了。機組人員判斷,應該是艙門感應器出了問題,發出了故障假信號。“當時,我真是腎上腺素激增,很緊張,所幸是虛驚一場。”張駿說。后來航班落地后,地面機務測試結果與機組判斷完全一致。

“飛機艙門關閉后,大到起飛和落地,聽指令、決斷、繞飛,小到與乘務組、旅客溝通,均由機長決斷。我做夢都在想自己作為機長首次‘單飛’帶組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。”張駿說:“之前當副駕駛、航線機長,心里總覺得有依靠,因為有機長或教員在旁邊。自己當了機長以后,才真正理解肩章上四道杠所代表的含義——專業、知識、技術、責任。操心多,責任也大,什么事都要扛起來。”2019年6月,張駿終于拿到了機長的聘書,開始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“單飛”:這次,旁邊坐的副駕駛,而不是教員。“頭一次‘單飛’,從太原經停煙臺再到日本,全程4個小時。說實話,很激動,心跳加速。”他回憶。在日本落地時,風力很大,明顯感覺飛機有顛簸。這種情況下,飛機可以備降外場,但油量夠嗎?備降后,航班肯定還要延誤;如強行降落,有多大把握,可以確保安全嗎?一連串的問題立刻閃現腦海,等待張駿“拍板”。他暗暗對自己說:這次落地沒人能幫我,一定要冷靜、穩住!

根據風向、風速、油量等各種因素,憑借過硬的專業技能,張駿經綜合研判后,決定按原計劃降落。距離跑道近了、更近了……飛機終于平穩落地,張駿長舒一口氣。那天之后,他作為機長的航班飛行越來越從容。

但是,重任在肩,壓力山大。張駿說,當機長后,感覺自己頭發少了許多,這不,理發時兩邊干脆就多剃一些。

護航萬家團圓路

“各位旅客好,我是本次航班的機長……”旅客坐飛機時,對于“隔離”于飛機最前方,飛行中絕對的“老大”——機長,總是充滿很多好奇和幻想。

“連續飛行五六個小時,最多也就能伸伸腿、直直腰。”張駿說,其實干這行也是很辛苦的,一年中大多數時間都在狹窄的駕駛艙里度過,他的座位被密集排列的近千個按鈕和開關包圍,駕駛艙里的工作環境僅2平方米左右。不規律的作息時間、飲食時間,使機長們或多或少地存在睡眠問題和腸胃疾病。

張駿的妻子,是一名空中乘務員。兩個人不在同一個航班。由于各自忙碌,雖在同一個公司,但夫妻二人見面一個月也僅有兩三次。孩子只好由雙方老人看護,一家三口難得一聚。3歲的兒子,在手機視頻中“見”到爸爸,每次頭一句就是:“爸爸你在哪兒?啥時候才能回來啊?”說起這些,張駿停頓了一陣,聲音也有些哽咽。他說,虧欠家人的太多了。

每年的春運是最忙碌的,張駿近7年里,只在家過了一個春節。近些年春運,很多航線都加密了航班,作為機長首次參加春運,張駿今年肯定不能在家過年了。他說:“舍棄‘小家’,為了‘大家’的團圓,值了。”

藍藍的天空,茫茫的云海,層巒疊嶂的山川,蜿蜒曲折的河流……張駿飛過很多地方,看過很多風景,從臺灣的阿里山到日本的富士山,秀美山川盡收眼底。不過他總覺得,最美的風景還是飛機安全著陸,乘客們走出艙門的那一刻。

本報記者 康為民 李濤 通訊員 申瑜 文/攝

責編:俞濤


圖片聚焦


邀你游晉祠
出水芙蓉
水上蛟龍
親水晉陽

千炮捕鱼2单机破解版 内蒙古快三怎么玩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七星彩今晚预测 在线查看股票行情 湖北快三投注 幸运农场中奖图片 成都股票配资公司 龙江福彩快乐十分 广东今天36选7开奖结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 快3彩票玩法 白小姐彩票app 股票趋势分析 云南十一选五中奖 五分彩软件app最新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